黃寧
  7月初的一天下午臨下班時,電話鈴聲突然響起。
  “喂,你好。”我接起電話。
  “黃檢察官,是我,李樹。”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,“上次的事情真心謝謝你們了,我兒子高考分數出來了,高出一本分數線十幾分。”
  我笑道:“恭喜你啊,接下來主動和被害人聯繫,積極就民事賠償與被害人進行溝通、協商,爭取得到他的諒解。”
  “嗯,一定會的,謝謝你,黃檢察官,謝謝。”
  今年5月29日,我承辦一起故意傷害案,犯罪嫌疑人正是李樹。提審時,我見到了李樹。一個憨厚的中年男子,身體偏瘦,大眼,漲紅著臉。
  整個訊問中,李樹始終低著頭,雙手揉搓著衣角,聲音怯怯的,輕輕的,透露著懊惱和悔意。通過耐心地訊問後,我也瞭解到了案件的起因。
  原來,李樹的妻子和被害人一直保持著不正當男女關係,時間長達數月。今年5月20日晚上,李樹與妻子在家吃晚飯,李樹一人喝了將近八兩的白酒。其間,被害人通過短信聯繫李樹的妻子,要與其見面。其妻執意要出去見被害人,但李樹不讓,二人發生爭吵。李樹妻子提出事情既然發生了,必須要有個結果,要李樹和她一起去見被害人,三人當面好好談談。
  李樹答應,臨出門時隨手從自家廚房拿了一把水果刀。後在小區門口附近見到被害人,李樹一氣之下拿著隨身攜帶的水果刀就往被害人身上捅了兩刀。被害人被捅傷後,李樹連忙和妻子將被害人送往醫院進行救治。後經鑒定,被害人的傷勢系重傷。
  “我本來不想把他捅傷,只想嚇唬他一下,我現在非常後悔,但是我會積極主動賠償被害人的,希望取得他的諒解。”李樹懺悔地說道,“現在,我感覺唯一對不起的,就是我兒子,他即將參加高考,希望你們一定替我保密,不能讓我兒子知道我的事。他要是知道了,將無心參加高考,到時會毀了他的前程。他平時成績蠻好的,希望你們能對我寬大處理,我特別想在兒子參加高考期間能陪在他的身邊。”說完,悔意的淚水情不自禁地流了下來。
  李樹的兒子即將參加今年的高考,現在距離6月7日僅剩下一周多的時間,高考雖經歷了多次改革,但某種程度上還是決定一個人命運的一場重要考試。幸好目前他兒子還不知道其父親因涉嫌故意傷害罪被刑事拘留,如果知道家庭出了這麼大變故,他兒子該承受多大的心理負擔啊。我暗自為這個年輕人捏了把汗。
  從看守所提審完回來後,我對全案進行了詳細地梳理。該案系事出有因,被害人有錯在先,案發後李樹主動送被害人去醫院進行救治,而且積極支付相關醫療費用並表示願意賠償被害人。
  為了更好地體現辦案的人性化,在法與情之間尋求最佳的平衡點,我果斷建議對該案不批准逮捕。最終,6月4日,我院對李樹作出了不批准逮捕決定。
  回顧辦理李樹案件的整個過程,我對檢察官的職責有了更深的理解。法律不僅有著冰冷的一面,更有著人性化的一面,而這需要我們司法人員付出百倍的努力。教育、輓救一個人可以修複一個破損的家庭,遠比將他送進冰冷的大牢更能體現法律的正義。正所謂法不容情,法亦有情。
  (作者單位:安徽省含山縣檢察院)  (原標題:他的兒子即將高考)
創作者介紹

零錢包

ij33ijgt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